今天是

国艺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国艺资讯
分享到:

迄今最大规模的古蜀文明展 “星耀中国:三星堆·金沙”讲述了什么故事?

发布时间:2024-03-04 浏览量:69

46d3c58d33a99d6dc45510e2cf175a35_a773efab-6bb9-4d02-bb6d-15546dc587e8.jpg

展览海报


2月2日,作为上海博物馆东馆的开馆大展,上海博物馆“何以中国”文物考古系列的第三个展览“星耀中国:三星堆·金沙古蜀文明展”正式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上海博物馆携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等28家单位呈现,共展出363件套文物,是迄今为止古蜀文明考古出土文物在四川省外最大规模、最高规格的阵容。


展览分“天行乾道”“地势坤物”“人和明德”三大主题,主要有三个亮点:第一,是国内迄今规模最大、门类和体系最全的古蜀文明展;第二,约三分之一的展品为最新考古发现;第三,着力呈现古蜀文明与不同族群和文化的交流互动。


672287f5df4668181b0e0a477570b6af_6a4e2109-d437-4475-853f-16680083b69b.jpg

金面具笄发青铜人头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2021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八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5cd632cf79abd06e983833497eb5e8b1_b08493dc-4dd1-4cf1-910d-5100effee82c.jpg

夔龙冠纵目青铜面具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何为三星堆遗址?


位于广汉市三星堆镇三星村,地处成都平原北部沱江支流鸭子河南岸,广汉市西郊。1927年,广汉月亮湾玉石器坑的发现唤醒了沉睡数千年的三星堆文明;1934年,原华西大学的葛维汉(David C.Graham)教授和林名均先生等人开启了三星堆遗址的首次发掘;迄今在遗址上发现了城址、大型建筑基址、普通居址、墓葬和各类祭祀遗存等。

cb923de0db11bd5f2b896df4b9933d49_c259d30c-b3c5-42af-9c35-94b852dd7c45.jpg

青铜神树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0966158b3a538a267ddd6aaa6c110043_636ad8c6-68fa-455b-906b-070b80d6c03d.jpg

青铜大神兽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2021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八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1986年发现的一、二号器物坑是三星堆遗址最为重大的发现,2019、2020年新一轮勘探发掘中发现三至八号共6座“祭祀坑”。三星堆遗址出土器物包括青铜器、金器、陶器、玉石器等,尤以种类丰富、体态高大的青铜群像最具代表性。

4867c6e5f4f3b7bcc3b6903359514942_65a53d43-7fc5-4c3e-9b22-79b86cdefb40.jpg


金蛙形饰

商代晚期—西周早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世纪)

2001年四川成都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97c35484874b4ca7a2cf513a74e2fc99_fb6f3c36-cb3b-49d4-b8e5-ca7cb0cf61c8.jpg


有领玉璧

商代晚期—西周早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世纪)

2001年四川成都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何为金沙遗址?


金沙遗址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遗址内发现有大型建筑居址、一般居址、宗教祭祀活动区和墓地等,出土数千件金器、铜器、玉器、石器、象牙以及数以万计的陶器。推测金沙遗址是商代晚期和西周时期的蜀国都邑。一般认为成都金沙遗址属于十二桥文化。十二桥文化因四川省成都市十二桥遗址而得名,主要分布于成都平原,在四川盆地周边及峡江地区也有相近的遗存。

cb6c1ba4cad8a20287cb3282ed31420c_2ceef700-fa9c-4b3e-a4ad-d17d17a942e5.jpg

青铜人头像

商代晚期—西周早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世纪)

2001年四川成都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ce607fb97393d9e470e21a928d34cb35_037e1e1f-cacd-49d1-909d-c8418c7b5423.jpg

玉剑鞘

商代晚期—西周早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世纪)

2001年四川成都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古蜀文明在两千余年的发展历程中,以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最具代表性,这是古蜀文明发展的高峰阶段,创造出灿烂的文化,对春秋、战国时期的巴蜀文化产生深远的影响。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的考古发现震惊世界,神秘的古蜀文明令人神往。两处遗址有很多相同文化现象和大量相似文物,证明这里就是古蜀王国的中心。

56e06d32af168adf18d5fe5ba668c53f_16bb7799-88a2-4e0c-9427-c63cdf6bdf6f.jpg

青铜大面具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尺寸:高71.0厘米,宽131.0厘米,深66.0厘米

2021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三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这些重大的考古发现叩开了古蜀历史的大门,逐步揭开古蜀王国的神秘面纱,深刻揭示了古蜀文明是中国古代区系文化中具有显著地域特征和鲜明文化特色的典型代表。古蜀文明与黄河中上游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发生多层面的文化交流与互动,充分彰显出其开放的文化心态和吐故纳新的文化气度。

7d33082731e8216b4605fb999e3e5ad1_b8d975e7-e1ae-4a84-882f-3c919003eb60.jpg

十节玉琮

良渚文化(公元前3300年—前2300年)

尺寸:高22.2厘米,上端长6.94厘米,下端长6.3厘米,上孔径5.55厘米,下孔径5.14厘米

2001年四川成都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古蜀文明的精神世界和文化系统与中华文明密不可分,是中华文明起源、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不同地区、不同族群之间交往、交流、交融的真实写照。古蜀文明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它将奇诡神秘的艺术表现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体现了古蜀人非凡的艺术想象力与惊人的创造力,这也正是观众如此喜爱三星堆和金沙文明的原因之一。(本文图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d4d36d83189f0f198c4fe31508f52662_bd60f2ee-fb7c-411f-85bc-edf6ef8a9ac7.jpg

青铜太阳形器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高6.5厘米,直径85.0厘米,阳部直径28.0厘米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b3bc8015144a50d92506888335e375ba_bd2dcdd4-bd99-4caa-9b1d-b96b0863f941.jpg

竖披发青铜人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高104.0厘米

2021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八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94967abaf593b3bd0ec6e8d4d2a295e7_d209780a-c22e-4305-bbdf-2b89edd3e3ce.jpg

兽首冠青铜人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残高42.6厘米,宽21.3厘米,两耳宽23.2厘米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039c1e7134e96328c3bdff4711431719_bf71b951-5911-4459-a779-d104de3fe11e.jpg

青铜虎头龙身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通高75.5厘米,长58.0厘米,宽38.5厘米,座高10.0厘米

2021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八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2a7b5e9019d4888bd12d00ccb5862a59_68a500fc-28b3-4f20-b6cd-d068551569cf.jpg

青铜猪鼻龙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长120.0厘米

2021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八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92613ccb6d56f0600c35a97cc94b750c_7cfc5ef3-1906-49b5-a61c-a84d30e0f21a.jpg

青铜鸡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046年)

尺寸:高14.2厘米,长10.0 厘米,宽4.0厘米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c2d48686bfba28cb93f7faf3266562ee_38f27882-d30f-4b43-b608-528a5b780693.jpg

青铜蛇

商代晚期(公元前13 世纪—前1046 年)

头:高9.9厘米,残长29.9厘米,宽11.0厘米

身:高6.5厘米,残长34.5厘米,宽10.5厘米

尾:高11.0厘米,残长20.0厘米,宽5.0厘米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